相关文章

农村的灵棚丧葬习俗

农村的灵棚丧葬习俗

在农村老家,只要人一去世,急需要办的事情大致有以下几项:一 是孝子孝女为刚刚离世的老人静面和净身,招呼自家亲人强忍悲痛,为 亲人尽快穿上寿衣;二是尽快请来村内管事到场;三是孝子马上通知自 己一门姓氏的所有家人尽快到场;四是尽快请来灵前点纸老者来到家里 。如果家里有丧事,孝子找 ‘请’ 人的时候,见面先叩头后再说话。

立即差人到村内小卖店买回的物品大致有:二响盘炮、白事用烧纸 、白色蜡烛、灵前用香、点心等;同时另择人到丧事专用门店购回白色 孝布。还有谷草秸一捆(拿多拿少只拿一次),孝子应该提前有所准备, 一旦没有,丧家人应立即寻来以备急需。

当一门姓氏的自家人接到通知后均已来到丧家,灵前点纸的老者也 已来到,白色孝布差人已经拉回,此时,管事将一些急办的事情向有关 人员交代好后,差人拿出几个二响炮仗进行燃放,随着几声震耳的炮声 响过,自家的妇女们开始为家里所有戴孝的男男女女们扯布撕孝,时间 不长的功夫,院子里戴孝人员的头顶上大都戴上了孝冠。这时,管事招 呼点纸老者做好准备,压纸儿开始,这是人死后压的第一趟纸,话音刚 落,整个院子里所有头顶戴孝的人们脸朝死者的方位呼啦啦一下跪倒在 地上,开始哭啼起来,孝子们的哭声最为悲痛,紧接着,点纸的老者将 一个盛着几张烧纸的簸褀夹在胳膊腕里,一手拿着由几张烧纸折成的窄 条,用另一只手拿着整柱点着了的香火,在嘴上吹出了火苗点着手中的 烧纸,而后在他的引领之下,大家的头都低垂着,一边哭一边跟在老者 的身后,缓慢地、一步一停顿地走出家门朝着村内的土地庙走去……

压纸的人们走后,家里就剩下与主家关系比较特殊的乡亲们了,这 时候,大家在管事的主持下,将死者的正房间进行整理和布置,找来门 板和板凳,再将谷草秸铺在櫈好的门板之上,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农村 死者身躺的“草铺儿”。所有的人们一起招手再将死者由离世的床上移 到刚刚铺好的草铺儿上,一般死者大都死于正房,以北为上。那么死者 移至草铺时,头部朝西。随后将提前预备好的身下垫的、身上盖的(铺 金盖银)给死者布置好,给死者的头部盖上一张剪过了的烧纸,身体的 最上面撒上一层麸皮,随后就有人用面团烧制成一根象征性的“打狗棒 ”放在死者的手中。在“草铺儿”的前面放置一张老式的旧方桌,上方 摆放着香炉,自人死后晚辈们压纸走后的那一刻起,四根香火就不间断 地点燃了,在方桌前面的地面上,用三块砖垒成一个简易的三角形的池 子,以作烧纸之用。除此以外,桌子上还有四盘点心和永不熄灭的蜡烛 ,这个时候起,灵前就不能离人了,这个位置一般就是为灵前点纸的老 者准备的。

几乎在这些事情做好的前前后后,压纸儿的队伍也已返回家里,大 家跟随着点纸的老者,一齐围拢着下跪在停放死者的门前,又是一阵儿 撕心裂肺的痛哭,点纸的老者将手中燃着的所剩不多的烧纸,最后放进 了提前归弄好的烧纸池子里。之后,对痛哭不止的孝亲们,在场的乡亲 们赶紧上前一个个的把他们劝拉起来。

孝子的媳妇和她们的妯娌们开始为自己的丈夫缝制白鞋,也就从即 日起孝子的白鞋一直穿到死者下葬圆坟之后。

丧家当天的事情有管事和自家长辈人在张罗着,孝子这时在相关人 的提醒之下,开始出门先找一些要紧的人员到家帮忙,如:大厨(一般 至少四位),还有孝子手举白幡的制作工匠(至少两名)等几乎也全都在 第一时间里得到了通知。连同全套租赁的锅碗瓢盆和桌椅板凳等,由自 家人全都及时拉到了家里。街门一侧的 “白纸吊” 要在当天插上,据 说:白纸吊的长短是跟死者的年龄以及死者在家里的辈分高低有关系, 一辈一段,辈分越高者,白纸吊越长,否则白纸吊就短。另外,白纸吊 的插法也还有讲究,据说要分男左女右。去世的人是男是女,纸吊儿插 在街门外的哪一侧,要按丧家的人由家里向门外走时的左右确定。

第二天,丧家为了对已故亲人寄托哀思,同时烘托伤悲的气氛,在 管事的安排下,就有音响安置于房顶之上,开始不间断的播放哀乐和诸 如《李天宝吊孝》、《卷席筒》等传统的戏曲。

在村里,按当地的乡俗,人死之后直到死者下葬,一般需要六、七 天的时间。火化和下葬的时间都要按农历计算,还得是单日子才行。

人去世后的第二天,管事按照孝子提供给自己的所有亲戚名单并结 合主家自己家人员的多少,按村落、按远近等进行具体分工报丧任务。 管事将已划分好的报丧名单分别交给了报丧人员,报丧名单上,已经注 明了死者火化、入殓和下葬的日期。报丧人员务必在领受任务后的当天 完成报丧任务。

日后几天里,丧家每天早、中、晚吃饭之前,都要先放炮,吃饭的 时候,管事都按就餐人头,每人发烟一盒;每天需要购买的任何物品、 借用的、租赁的和送到家里的食料等,大厨和管事账房都有登记。

制作白幡儿的两名工匠也在第二天一早来到家里,他们向丧家要来 糊制白幡儿的一些物品,找了一间较为适合的房间开始了工作。

三天后就是死者火化的日子了。自从死者离世后放在草铺儿上一连 几天,孝子以及死者的至近晚辈,几乎一直守候在灵棚

内,白天跪迎前 来吊丧的相邻好友,到了晚上,几个人轮番值夜守灵、续香掌蜡直至天 明,有特别关系的相邻挚友,一遇此类大事,急切过来帮忙,除了解劝 和宽慰孝子悲失亲人之痛以外,还要不定时的替换一下几天来伤心加劳 累的孝子们值夜守灵。代表了友善,是可尊、可敬之举,令丧家孝子感 佩。第三天一早,管事差人或孝子派人到村委会去开死者火化的证明信 ,同时并按照提前约定的火化时间,死者至近的亲人们已经到场,几分 钟的功夫,火化车以及丧家安排的必去车辆陆续停在街门之外。早已驻 足门外的乡亲友邻,一起上前将死者从草铺儿上轻轻抬起,稳稳放入尸 体箱内,盖上箱盖,大家一齐着手抬着死者缓慢地走出家门,再轻轻地 将尸箱推置车内。孝子及其他前去火化的人们在几声响炮之后,先后戴 好孝冠逐一登上汽车,唯有孝子拿着一株点燃着的香火在手中。车辆行 进在路上,孝子跪在死者的身旁,在车辆行进途中,遇过桥口、桥洞和 十字路口时,孝子和孝亲们都在口中念叨着、小声呼唤着,好像是在提 醒着死者注意,要过桥了,要过十字路口了等等,遇过的桥和遇过的十 字路口时,专设的炮手都要在此放上几个响炮。